1544688792145146.png

魅力玉山新农村欢迎您!山清水秀、民风淳朴、村容整洁、留住乡愁。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专题报道

微信图片_20190813175315.png

微信图片_20190813175224.png

微信图片_20190813175118.png

微信图片_20190813173902.png


乡愁经济——城镇化的新范式
作者: 玉山县新农村           时间:2015-12-18 17:56:49

    

                   

图片来源:杨泳梁《蜃市山水》





乡愁经济——城镇化的新范式

刘昭吟博士,乡愁经济研究室,

urbaneer都市工作群




     

       2014年是我们这个行业——大型区域开发咨询——的变革元年。自2013年底首届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指出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以及紧接着2014年初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指出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要求以来,我们面临着城镇化思维与技术的断裂性变革:城镇化,不再仅是物理条件的规划建设,更是主体经验的认同建构,这将颠覆已有的区域开发模式,一个陌生的全新范型将在我们眼前展开,我们称之为——“乡愁经济

        作为城镇化新范式,我们主张的乡愁经济的核心观点是:永居才能保乡愁,经营方可谈经济。这是一个基于历史反思而照见未来的素朴定义。

       乡愁,是那些我们正在流失的集体记忆与生活方式,是过去10年快速工业化与投机性城市化的代价。改革开放以来受全球产业转移与地方政府土地财政动机影响,我们为全世界书写了一场速度与规模皆前所未见的工业化与城市化,而同时这也成为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使得我们在时间与空间的压缩中、现代性对传统的消蚀中、技术理性对整体性观点的覆盖中、统一性对个别差异的收编中、真实需求与投机性供给的脱钩中,经验着环境、经济、社会、文化等各方面的碎片化,而在日常生活中时时面临主体性的认同危机。

      这个主体认同的碎片化,肇因于工业化的穿透性。工业化作为现代性的表征,不仅是一种生产方式,也以技术理性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穿透所有领域,并辩证性的回敬其自身。在环境方面,人定胜天的技术理性取代了人对自然的敬畏,自然成为科学理性的对象而不再具有神灵性,传统的道法自然与天人合一不再是哲学与技术手段,而现代性在允诺风险控制的同时,带来了全球尺度的环境灾难。经济方面,批量化生产侵蚀了手艺人的生存空间,规模经济消解了范畴经济,个体的差异化需求被统一性产品所压制,竞争性的市场规则瓦解了社会纽带及其道德原则,而原为市场扩张的金融流通所允诺的风险控制,也因投机性的自我繁殖而形成在全球尺度上无人可倖免的泡沫经济。社会方面,空间的功能性片区化、生产流程的片段化、以及房地产业所诉求的空间隔离,主体的身份认同被功能碎片化的收编在功能性的社会关系里,甚至穿透为择偶规则,以完整个体而存在的异质交流不复存在。文化方面,日复一日的日常生活实践所积累、所演化的即为集体心态与文化,然而或因文化载体与再现场域的人居环境快速的或被拆除、或被改造、或被伪造,或因迫于生存或因追求成功学的不断迁徙而造成居无定所,都导致文化积累的断裂,遑论演化,这使得完整性的主体认同呈现了失根危机。

      当今,乡愁重回我们的视野,是日常生活的多重认同建构,是一个关于永居的计划。认同并不是个体特征,而是个体通过其与社会的反身性互动产生的自我了解,从而区分自我/他者、我们/他们。工业化主宰的统一性、收编性的认同建构,正在被今天的移动互联网所改写,而反射信息化的时代特征。现代性的技术理性规训了个人日常生活,个人直接体验被抽象知识系统所隔断和宰制,形成一种被媒介的经验。移动互联网提供一种更易于支付、更普及、更互动、更直接、更及时的实时表达与沟通,为个体直接体验提供了回归的可能:八卦消息转发胜于央视新闻,消费者与生产者直接对接松动中间商垄断,销售者、生产者、消费者角色混合成为市场经济的新单元,线上交易所消费的符号意义甚于产品功能,基于直接情感和信任而少于算计的粉丝经济已然发端。认同与信任,正在从被科学理性媒介的现代抽象知识向个人直接经验转移,而直面情感、道德、以及社会纽带。

      在这个意义上,乡愁之于城镇化,既不是简单的反工业化、反城市化,也不是浪漫派文艺腔。它是城镇化所遭遇的路径选择,及其计划性认同建构。计算利益最大化的经济理性人退出市场,有血有泪、爱恨情仇的自然人重生为交易单元,被隐匿的真实需求破土而出而可见、可度量、可定制、可供给,传统生活智慧的整体性认识重回人们生活,产品就是服务就是媒介就是认同成为新的商业模式,以其为基础的社群化成为新的社会组织方式,并重构城乡空间关系。这一组空间的新发展逻辑,我们称为城镇化的新范式——乡愁经济,是家园的新故乡计划,而以永居与经营为其根基。

      作为策划者,我们思考乡愁经济,首先面临的是区域开发的商业模式的变革。10年来,区域开发就是房地产开发,开发商以地产销售为其快速回收的渠道并享有高额利润,而房地产销售诉求的不是真实的居住需求,而是房地产的投资性甚或投机性。于是,旅游地产只做地产不做旅游,养老地产只做地产不做养老,文化地产只做地产不做文化,旅游、养老、养生、文化仅作为地产促销口号,没有实质产品与服务;而购房者并不介意,因购房与囤积黄金没有差别,是避免货币贬值的投资渠道。这导致缺乏经营、缺乏居住人群的地产只是一座空城而不是社区,而空城无法拉动产业发展,最终,区域开发没有导致区域发展。

      随着房地产供给过剩和泡沫化,以及可持续发展与精明增长成为区域发展的诉求,真实需求成为房地产的供给标的,而必须回应情感、期望、道德、信任、与认同,过去聚焦于房地产暴利的城市化模式将退出市场,区域开发将转向先经营后开发、多经营少开发的格局。然而,一段时间内,区域开发无可避免的仍以土地财政为路径依赖,房地产获利仍是促使开发商绑定区域配套项目的动力,但区域配套项目已无法仅提供硬件而欠缺运营,因为人们不再为投资性或投机性购房时,将更多的重视宜居成熟度以及区域魅力。是以,开发商提供区域配套时,不仅必须运营,更须证明其出色与商业成功。经营,无论是区域吸引力或社区经营,将成为区域开发的核心竞争力,者正是城镇化新范型乡愁经济下开发商的巨大挑战。

      面对区域开发商业模式的变革,我们愿意作为先驱者,摸索乡愁经济的范式构成。我们选择性的构建乡愁经济的产品框架及其区位要求。在框架目标方面,基于移动互联网所支撑的直接参与、符号体验、线上线下结合,乡愁经济以认同建构为核心组织个体/群体、物质/精神的四维矩阵关系。我们对此四向度界定目标和产品类别:个体向度追求的是身心健康,是为健康产业;基于移动互联网凝聚社群认同的强大能力,群体向度要追求的是同质性群体的异质性社会,是为社群经济;物质向度的目标是使真实需求进入商业视野,取代投机性投资的开发逻辑,要建设的是全客层社区;精神向度的意义是文化传承,在新故乡的永居中代际传递传统生活智慧,取代假古董的历史伪造,要树立的是传家小镇。


      向度之间形成的象限,其意义和产品分别是:群体-物质象限是人与环境的关系,是生态议题,生态农业是我们的首选产品;物质-个体象限是人对物质的占用和使用,是生产议题,在信息化时代我们聚焦于生产性服务业;个体-精神象限是自我认同建构的文化经验,我们关注具有学习意义的文教产业,而不是粗暴或恶俗的文化消费;精神-群体象限是集体心态,基于城乡二元体制已然普遍化为城乡对立,成为社会矛盾的集体心态,我们主张通过参与,甚将参与层级细化到以家户为单位的城乡结对子,建立城乡之间的社会纽带,重构对等性、对话性的城乡价值。



关注我们

20150115215050493.jpg

“玉山新农村”微信公众号

“秀美玉山”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