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4688792145146.png

魅力玉山新农村欢迎您!山清水秀、民风淳朴、村容整洁、留住乡愁。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专题报道

微信图片_20190813175315.png

微信图片_20190813175224.png

微信图片_20190813175118.png

微信图片_20190813173902.png


人杰地灵看官溪
作者: 玉山县新农村           时间:2017-04-13 20:57:35

    ◇周时清

  仙岩官溪是一个远离城市,地少人多水缺的偏僻山乡,地处浙赣边陲,历史上交通不便,资源缺乏,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官溪还是一个“吃粮靠回供,烧煤靠广丰,用钱靠打工”的穷地方。

  然而,就在这块由官溪社区和中店、平埂、桑园、黄坳四个行政村组成的面积仅二十多平方公里,人平只有三分耕地的土地上,孕育了众多杰出人才。从古代的进士、举人,到近现代的政界县长、处长,军界少将、中将,学界教授、博士,科技界专家、学者、院士,屈指数来不下百人。其中杰出代表有曾任杭州知府、主持疏浚余杭临平段大运河,为官清廉,造福一方,当地百姓立祠纪念的明正统年间进士胡濬;“两弹一星”元勋之一,中科院院士胡仁宇;中国计算机早期拓荒者之一胡守仁;航天专家“东方红一号”卫星发射总指挥之一胡其正;国内著名肿瘤治疗专家胡超苏;填补中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芯片空白的海归博士周文益。在官溪,“文革”以后获博士以上学位的有二、三十人。民间企业家、能工巧匠、种养能手,更是不乏其人。有民谣称:“玉山博士县,官溪才子乡,代有人才出,官溪有希望。”

  “穷不离猪,富莫离书”

  尊师重教蔚然成风

  崇尚读书,尊师重教的文化基因,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官溪人。困难年代,官溪人靠勤劳智慧度过了艰苦岁月。改革开放,官溪人走南闯北,务工经商,靠诚信和真诚在外地淘金,用千辛万苦挣来的钱,培养后代,造就人才。“文革”结束以后,新一代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脱颖而出,茁壮成长。在官溪,谁家子女考上名校,整个家族都感到荣耀,那个村子出了个人才,家家户户都会羡慕。在潜意识里,村民相互攀比的不是谁家钱多房大,而是子女学历高,有出息。社会上最受尊敬的人是兢兢业业教书育人的老师。官溪人深深懂得,家族兴旺靠后代贤能,培养后代靠良好的教育。“穷不离猪,富莫离书”,家里再穷也要让孩子上学读书,发了财更要助教助学。官溪是全县最早完成扫盲,最早实现学龄儿童九年义务教育的乡。官溪人重视教育不是停留在口头上,而是落实在行动上,桑园村企业家杨以勇捐资百万办学,使已经撤并的桑园村小学高年级得以保留。2013年,官溪村民强烈要求恢复撤乡并镇停办了官溪初中,得到县政府批准,在县城任教的老师回乡支教,在外地的乡友捐资助学,热心人士成立助学基金会,奖励优秀教师,扶助贫困学生。这些都为官溪办教育增添了活力,增加了动力。官溪初中的恢复既使当地村民子女能就近上学,又减轻了农民负担。学校师生勤教勤学,品学兼修。去年,复校首届毕业生,中考成绩名列全县农村初中前茅。官溪学校老师敬业,学生努力,校风学风俱佳,真正是一个适合读书求学办教育的好地方。从民国以来,从官溪学校走出去的北大、清华、浙大毕业生有九人,黄埔军校毕业的有四人,留学美国、英国、日本的有六人。

  每年春节,来自祖国各地的官溪人汇集家乡,与亲人团聚,谈古论今,祭祖怀旧,官溪祠堂周围是最热闹的地方,好像有一种无比强大的心理磁力,吸引着海内外的游子。保存完好的省保文物官溪祠堂,不仅是官溪胡氏,同时也是全官溪人的精神家园。在官溪人的心中,始祖胡威、“理学名宗”胡原、官溪学校的创办人胡维垣,是永远值得官溪人祭拜的先祖。是他们开创了官溪尊师重教兴学之宗风。

  封山育林,蓄水防旱

  生态意识代代相传

  官溪人生态意识很强,风水观念根深蒂固,非常懂得保护生态的重要性。

  始祖胡威是一位风水大师,他登上官溪最高峰毛岭公尖,俯瞰山下云飘雾绕,林木葱茏。环视四周,群峰起伏,西北山高,构成阻挡西北风的天然屏障,东南山矮,起伏的丘陵山地有利于吸纳雨水阳光。腹地开阔,群山环绕,龙盘虎踞。后来,他又从源头沿沧溪顺流而下,一路山回峰转,古木参天,溪水时隐时现,水路曲曲弯弯,风景美不胜收。岗岭山下,峭壁深潭,游鱼成群;虹桥弯中,青山倒影,变幻莫测;家墩石砚池,似一方巨砚独立溪畔。如此山水,是他走遍南方各州郡难得碰到的风水宝地。于是决定在官溪落地生根,开创基业。

  胡氏定居初期,在内村挖了七口塘,七口井,当初叫“七星塘,七星井”,意与天上北斗七星相应,构成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天人合一的风水格局。后来重建内村祠堂,又在祠堂大门前建一月池,东西两侧各掘一井,在桃溪上建一座“七步金阶”的石拱桥,取名桃源桥。加上外村大门井,在官溪祠堂周围共有十口井,祠内有一副“月开十口传千载,水合三溪共一源”的楹联,指的就是祠堂门前的月池和十口井。“月”字和“十口”正好合称一个“胡”字,“三溪”指境内的桃溪、官溪和梅溪三股水汇合与官溪内外村之间,暗喻胡氏三兄弟,团结一致,共创伟业。说明官溪胡氏是“清华一脉”,源远流长。

  胡氏在官溪定居数百年来,继承和弘扬理学文化,修齐治平的理学精髓得到高度发扬。世人都喜欢用风水来解释为什么贫穷的官溪会人才辈出,把人杰归于地灵,而没有看到官溪人继承和发扬了优秀的传统文化,好学上进,尊师重教的真谛。官溪名扬闽浙赣皖数省,先后有二十多个姓氏的外地人来官溪读书求学,居家创业。其中有道州周氏,安徽杨氏,石城陈氏,南丰章氏和梅氏,江山毛氏、姜氏、段氏和曾氏,邵武鄢氏,邱氏和张氏,福建余氏,兴安曹氏,玉山仇氏以及鲁、夏、陶、陆、柳、林、郑等姓氏。这些外地移民在官溪择地而居,垦地种粮,挖塘蓄水,同官溪胡氏和睦相处,联姻结亲。胡氏“读书做官”的文化传统得到进一步发扬光大,“家无读书人,官从何处来”的道理家喻户晓,“学而优则仕”的观念深入人心。“竹篱茅舍清水塘,家家都有读书郎,日劳夜读不释卷,放下扁担考一场”是对官溪乡风的真实写照。

  对风水的信仰必然带来对生态的保护。解放前的官溪几乎村村有风水山,水口树,还订立保护风水的村规民约,风水山是当地人的微自然保护区,山上的树木和野生动物神圣不可侵犯。对水源的保护和利用也是一样,谁违禁在溪里毒鱼、炸鱼,都会得到严厉的惩罚,在大溪里刷马桶也是不允许的。从中店到周家墩的沦溪上,建有大小拦水坝二十多座,溪水被引入田地,灌溉农作物,水资源得到有效的保护和充分的利用。敬畏自然,保护生态,必然会得到大自然的丰厚回报,官溪在1958年大闹钢铁运动以前的数百年间,一直是江南山清水秀,风景优美,宜居宜学,避暑养生的福地。

  美丽乡村,清洁水源

  环境保护任重道远

  大闹钢铁运动对官溪生态的破坏,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封山育林,植树造林,退耕还林才逐渐得到恢复。现在,山是绿了,森林覆盖率也提高了。但生态破坏所造成的大量水土流失,溪流淤塞,河床提高,河道疏泄能力下降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2012年6月9日一场大雨引发了百年不遇的大水灾。这场水灾给官溪和整个仙岩镇共造成了三座水泥桥、15座便民桥、62间民房倒塌,多处道路塌方,2500人紧急转移的严重灾情,经济损失难以统计。人类破坏生态,必然要遭到大自然的严厉惩罚。

  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快速发展,生态环境出现了新情况,面临着新问题。一是过度使用化肥农药和除草剂,农业污染严重,生物链遭到破坏,益鸟益虫锐减,虫灾鼠害频发;二是禽畜养殖场选址不当,排泄物直接流入水中,对水源污染严重;三是村民普通使用室内厕所,生活污水未经处理渗入地下,对地下水造成严重污染;四是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塑料薄膜、包装物、方便袋乱扔乱丢,甚至直接倾倒河道之中,对水流域造成的严重污染;现在农村井水水质变差,溪流水质恶化,水生物无法生存。解决水资源污染问题已成为百姓的最大期盼。水资源污染问题是带有普遍性的问题。是民生问题的重中之重,已引起各级政府的高度关注。我县美丽乡村,清洁水源工程已在全县扎实有效地开展,采取了切实可行的措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主体责任不明确,总体效果不明显,督促检查时紧时松,保护环境任重道远。

  2016年下半年启动的官溪社区美丽乡村建设工程,在短短的时间内取得令世人瞩目的成效,得到了官溪村民和外地乡友的高度认同,不少乡友慷慨解囊,支持家乡美丽乡村建设,形成了上下共同努力,人人积极参与的生动局面。美丽乡村建设要硬件软件同时抓,着力提升村民的生态保护意识。治标治本一起谋,做到标本兼治,可持续发展。要学习官溪先贤从治水入手,总体规划,分期实施,把治水和治污结合起来,坚持不懈,一抓到底。下大力气把官溪的山塘水库,沟渠河道治理好,疏通好,提高蓄水防洪和抗旱能力,确保官溪老百姓有清洁水源,让官溪的塘库水清可鉴,溪流鱼虾再现,田野蛙声一片,处处美丽鲜艳,真正使官溪成为全县最美丽的乡村。


关注我们

20150115215050493.jpg

“玉山新农村”微信公众号

“秀美玉山”微信公众号